天洋控股设“局”: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先后入瓮

距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持有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公开拍卖前夕,舍得酒业(600702.SH)12月29日发布公告,披露该公司相关高管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最新进展:

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除了通过关联企业非经营性占用该上市公司资金外,还通过和上市公司合资成立商业保理公司的方式占用资金。

从公告披露来看,舍得酒业早在2018年投资参股天嬴链(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天嬴链保理)中,出资1亿元持股25%。

截至目前,天嬴链保理只和天洋控股及关联方发生保理业务,使得该公司的全部资金均被“天洋系”使用。相关细节和责任人员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查证和侦办。

自此,天洋控股布的一盘投资大局逐步显现。在入主沱牌舍得集团后,天洋控股一边改组高管团队,对间接控制的舍得酒业进行经营层面的改善,一边通过关联公司转账或联合投资的方式,先后把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请“入瓮”,直接挪用子孙公司资金或分享与子孙公司联合投资的收益。

借款和关联公司转账

天洋控股和沱牌舍得集团之间的矛盾公之于众在去年。

去年11月4日,沱牌舍得集团和子公司一起把天洋控股和相关人员告上法庭,理由是欠款。欠款多达三次且时间不同,分属不同的合同纠纷。

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对天洋控股的财产分三次进行了保全并于今年8月,裁定如下:

“对被申请人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权予以冻结,冻结金额以3.3亿元为限,冻结期限为2020年8月10日至2023年8月9日。”

借款是天洋控股和孙公司三河天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起产生的。三河天洋是天洋控股的房地产平台北京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天洋地产(唐山)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的企业,分别持股95%和5%。

就在同一时间,天洋控股和成功(中国)大广场有限公司爆出在建工程转让纠纷:对方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诉求天洋控股集团支付剩余合同款9.74亿元。

对方同样向法院申请裁定,对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进行保全。虽然后来因保全资产价值远超案件标的金额而被解除,但天洋控股在房地产板块上出现的窟窿已经显现。

缺口补不上,天洋控股把手从控股的沱牌舍得集团伸向了孙公司舍得酒业。

今年8月,一直专注于白酒主业、对实际控制人周政控股的天洋控股并未关注的舍得酒业通过自查才发现,一个关联公司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蓬山酒业)竟然成为桥梁,为天洋控股从上市公司里周转出高达21亿多元的资金!

为什么上市公司没有及时发现?

这是因为天洋控股刚开始挪用时做到了“好借好还”。

据舍得酒业公告,去年,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累计支付给蓬山酒业非经营性资金21.5亿元并在当年收回。到当年年底,舍得营销公司的账上还多出了蓬山酒业打的100块钱。

今年故伎重演。1月1日至8月19日,舍得营销公司再度通过蓬山酒业转出上市公司的18.5亿元资金。结果迄今为止,舍得营销公司收回来的钱还差4.7亿元,其中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费3400万元。

这一导火索终于引爆了。今年11月27日,沱牌舍得集团的二股东射洪县人民政府以大股东及关联公司拖欠该集团和舍得酒业的巨额欠款逾期未还,导致其持有沱牌舍得70%股权被冻结为由,暂时收回了对沱牌舍得集团的经营管理权。

蓬山酒业成立于2001年,生产和销售白酒。和沱牌舍得集团改制前一样,同是射洪县国企,蓬山酒业的股东是射洪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

2016年,沱牌舍得集团改制时,蓬山酒业虽然股东未变,但同样进行了整体评估和交割,蓬山酒业的所有经营业务均由天洋控股指派的相关人员进行管理。所以,舍得酒业和蓬山酒业在法律上构成了关联关系。

但蓬山酒业为天洋控股资金拆借所用,这是射洪县政府当初万万没有想到的。

联合投资

让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纷纷出钱投资,成为“天洋系”投资局的一部分,这是天洋控股获利的惯用路径。

12月29日,舍得酒业董事会披露,12月27日,该公司收到遂宁市公安局《关于刘力等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侦查进展情况的通知》,具体内容为在侦办刘力等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案中,发现天洋控股利用和舍得酒业合作对外投资的方式占用公司资金等犯罪线索,相关犯罪事实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公安局发现的这一线索是天嬴链保理的运作有疑点。

2018年,天洋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天洋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投资)成立的天嬴链保理进行增资扩股,这一注册资本原本5000万元的公司由天洋投资增资为1.52亿元,持股38%,舍得酒业出资1亿元持股25%,沱牌舍得集团出资1.48亿元,持股3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工商查询系统获悉,同年资金到位中,天洋投资是最晚的一家。

按照舍得酒业当时对外披露的《关于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完成对天赢链保理投资后,天赢链保理将开展供应链上游供应商应收账款保理业务,以支持各实体产业生态链中上游供应商的经营与发展,有利于加强公司的应付账款的管理,减少流通环节中的资金占用,盘活公司可用资源,延伸市场价值链,进一步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但截止到目前,天赢链保理的全部资金均被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使用。

舍得酒业2019年年报显示,截止去年底,该公司长期股权投资余额为1.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4.44%,主要是去年按照权益法核算参股公司-天赢链保理的投资收益增加所致。

如果说,舍得酒业只是通过天洋投资间接进入了天洋控股的投资版图,那么沱牌舍得集团则是直接入局。

2017年11月21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的通知》,决定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贷公司,禁止新增批小贷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北京沱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赶在了政策发布前夜,于2017年11月15日在北京海淀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亿元。天洋控股拉了沱牌舍得集团进来,分别持股51%和49%。去年5月29日,北京市金融局在其官网发布《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信息表》,截至2019年5月28日,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共计132家,沱泉小贷位列其中。

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张绍平。此人是周政深为信耐的投资操盘手,身兼数职,曾是天嬴链保理的总经理、董事长、法人代表,天洋投资的董事长、法人代表。

沱泉小贷成立不久,在2018年就因合同纠纷就被自然人告上法庭,在广西百色市右江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5年通过拍卖获得沱牌舍得集团的控股权后,早就投资布局“天洋”系的天洋控股把重金买回的这家公司变成了投资平台。

启信宝显示,沱牌舍得集团对外投资多达24家企业。除改制前全资持有四川沱牌电力开发有限公司、参股遂宁银行外,改制后沱牌舍得集团出资5亿元,于2016年成立四川梦东方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启信宝显示经营异常,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除了参股天嬴链保理,沱牌舍得集团还控股了北京合信天保投资、参股从事房地产的坦川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那么,天洋控股下的投资大棋结果如何?

除其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即将被拍卖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息公示系统和启信宝获悉,天洋控股直接投资的22家企业中,天洋文创基金6亿股权被冻结,深圳天洋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已于去年注销,梦东方文化娱乐集团有限公司和国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异常,天洋置地有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引发的票据纠纷将于明年1月26日开庭,沱牌舍得集团也深陷股权冻结和合同纠纷。

“(国企改革)当然不是一‘混’就灵,一改就灵。”政协宜宾市第五届委员会秘书长、原宜宾市经信委主任应元均认为,关键要看哪种形式更有利于竞争,不见得民营企业就一定好,也不见得国企就发展不好。

(原标题:深度|天洋控股设“局”:沱牌舍得集团和舍得酒业先后入瓮)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